月子焰

擅长跑路
我发现自己还是更爱学习(:з」∠)_

《沈老师现世一日游》(上)

清明节不是快到了嘛………
想看沈老师自己给自己上坟!(什么?)
想看沈老师带着自己老攻回家探亲!!想看正太冰哥和正太冰妹两人一左一右缠着沈老师!!(对的我就是喜欢他们三人一起搞事)
想看孩子们穿吊带裤!!!(可爱死!)
想看他们一起逛街被称赞父慈子孝(……)!!
想看不长眼的人贩子拐走了冰妹结果被吊打!(什么冰妹你的金手指怎么还在???)
想看三人睡一个被窝!!!⁄(⁄⁄•⁄ω⁄•⁄⁄)⁄
没啥主题都是写着爽。
本来想写文艺风,结果写着写着文风就偏了………

大概就是这样的内容?
(Ps:有一点称谓上的私设)
————————————————
01.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沈清秋一手搁着下巴,无所事事地望向窗外那下得病孱孱的春雨,有些提不起兴致。玉盏微暖,茶香渐凉,袅袅轻烟朦胧了思绪。

自己来这边,算算已经有好些年了,乡愁这种情绪,总是在不经意间袭上人心,也许只是桌上一碟一筷,旁人一言一笑,都能成为开启洪堤的钥匙。

今日是清明,寒食之际,祭奠之时。早些时候他和洛冰河去看了洛冰河的母亲,山青水潆,幽静远世,孤碑一座,世上还剩几人知道这个饱经沧桑的苦命女人呢?触景生情,沈清秋情不自禁地想到在自己的那个世界,还有几个人记挂着名为“沈垣”的自己呢?

“师尊……你又叹气了……”

袖子挽上手臂,青丝高高束起,暗红纹饰的发带随着洛冰河的步伐轻微晃动。他一身玄衣衬得身形修长,左右手各端着一碟精致小食,显然是自己在厨房制的。将盏碟置于竹案上,他在沈清秋身旁坐下。

“师尊是路上受了风寒身体不适吗?还是弟子哪里做的不好……”

“啪——”沈清秋无奈将扇骨轻轻敲在洛冰河脑袋上,“为师都什么修为了,要是这点风雨都能受风寒岂不是要贻笑大方了?还有你啊,别总把自己看得那么轻。”

这副少女恋爱般总是惶惶不安没点自信的德行怎么就是改不过来呢?沈清秋一边内心感慨自己带娃失败,一边揉了揉对方脑袋,那双本夹杂着黯淡情绪的眼睛瞬间就又亮了起来。

算了,这样也挺好。这样想着,沈清秋又揉了揉,丝毫不在意自己这种行为会不会把男主帅气逼人的发型弄乱,反正有颜的人不管顶着什么发型都是有颜的!

“那师尊为何……”

“洛冰河。”

声音严肃,语调庄重,洛冰河猛地急刹,讪讪收回想去牵沈清秋衣角的手,正襟危坐道:“弟子在!”

“你想念你娘亲吗?”

虽然在坟前时洛冰河一言不发,但自己好歹是看着他长大的,那抹藏在眼底的悲哀只是被他窥视去半分,就已心酸不已了。这孩子肯定又是不想让自己担心才这样藏着掖着的,平时动不动就哭唧唧的,真该哭的时候却又这般逞强,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

“………自然是想的。”

“娘亲是除了师尊外,对我最好的人了。”

“我现在……只有师尊了。”

窗外雨势渐歇,风拂竹语轻飒。

玄衣人不知何时将那人拥于怀中,脑袋埋在那人脖颈处,被熟悉的气味包围,心一下就安定坦诚了。

青衫者只觉得颈部一暖,想来是那人终于是落下了泪水,总算是松了口气——哭出来好,憋在心里,终将成疾。手抚上那人背脊安慰地拍了拍,正想开口,脑海中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02.

“叮!系统提示!!‘清明节到了快放我回去诈尸’用户大礼包已下载完毕!欢迎各位用户启用!!ヾ(✿゚▽゚)ノ”

“等等系统你怎么还在??我剧情早走完了你难道不是应该去哈利波特的世界忙业务吗??”沈清秋在心中卧了个槽,并且吐槽了下那个用途不明的礼包的诡异名字。

“请不要这样说,我们行业可是很注重业后服务的。ヾ(✿╯^╰)ノ”

“………系统你变了,你是不是升级了?你以前不是这么爱用颜表情的。”

“3.0版为了提高用户体验感特地推出颜表情对话,用微笑温暖世界!(´▽`)ノ♪是否了解礼包用途?”

沈清秋无语吐槽,随便点开了用途,瞬间一连串的粗体黑字弹在眼前。

“你还在为乡愁苦恼吗?!你想看看自己的墓碑雕砌得好不好看吗?!(沈:不想,谢谢)你想重新去看看自己的世界吗?!那就不要犹豫地接受吧!清明限时特供——现世一日游!੭ ᐕ)੭*⁾⁾仅限VIP用户,如果异议请咨询客服。”

“………”

03.

洛冰河将自家师尊搂在怀里搂了半晌,突然觉得怀中人身体一僵,一看,师尊面上满是惊楞之态,让他不由得又紧张起来了。

“师尊?!怎么了?!”

“我Fu……佛慈悲……没没事……只是突然……为师………为师想回家看看……”

“师尊若是想去,弟子定当奉陪,只是师尊——”

说到一半,却堪堪停住。洛冰河本想问师尊还有哪位亲人在世,可今日是清明,回家探望怕是……探望已故之人。

“为师此次只能孤身前往,一日便回,你且在此暂候。”

沈清秋努力板着脸,端起自己已经掉得差不多的、身为师父的长辈架子与B格,心虚地展开扇面挡在自己面前,努力不去看洛冰河可怜兮兮的神情。

开玩笑他怎么能把洛冰河也带过去!这不是抢着把自己马甲剥掉的节奏嘛!!自己还没傻到那种地步!!!

即便对方梨花带雨地请求了半天,沈清秋还是冷酷无情地拒绝了,虽然这中间不得不答应对方自己回来后一起探讨那啥的请求,但好歹总能一人呆着了,毕竟要是在洛冰河眼前玩突然消失,这孩子怕是又要翻天覆地地找自己了。

修雅剑出,御剑而行,渐行渐远,云雾腾绕,栖鸟长鸣,目尽皆青。

正满心欢喜的沈老师却没有察觉到,洛冰河的视线一直紧紧停留在自己身上,如影随形,思绪暗涌。

“师尊………”

“为什么看起来那么高兴呢………”

“………”

“是要去…见谁呢………”

而在丛林的另一端,双手交叉枕在脑后,慵懒叼着根草茎,本无所事事地躺在草丛中望天,丝毫不介意服饰被雨淋潮的白衣青年,坐起身悄然勾了勾嘴角。

“总算是出来了。”

“师…尊。”

04.

“系统系统在吗在吗在吗在吗!问你个事,我是要怎么回去?魂穿?回去当一天的幽灵?”

沈清秋飞了半晌,找了个深山密林中的僻静之处,确定无人后搓搓手,迫不及待地狂敲系统。

“用户将以在本世界的身体回归,时限24小时,可选择提前回归,也可待至时间到后再被遣送回原处。友情提示,用户不得主动透露原身份,否则会被立刻送回。”

“你的颜表情呢?”

“被你敲掉了。”

“……”

咳咳,也就是说他回到那边后虽然依旧顶着沈清秋的壳子,但好歹是个活人,可以吃喝玩乐为所欲w…不后面这个不是。

最重要的事,他终于能回家看看了!哪怕只能远远地观望自己的父母兄妹也是极好的……哦天为什么自己有种“远嫁他乡的女子终于回娘家探亲”了的错觉……算了…肯定是错觉……

“是否启用?”

“是。”

话音刚落,倏忽天色一暗,四面八方的云雾黑压压地奔涌过来于上方环绕,狂风乍起,沙尘飞扬,颇有暴雨之势,又见紫电青光。云雾正中却是一片夺目光亮,沈清秋感受到一股无形之力把正把自己往那里扯去。

……

……系统你炸了!这种渡劫般的场景既视感是要闹哪样?!不妙啊你这传送的也太明显了,怕是——

“师尊!”

完了,怕什么来什么……

沈清秋回首,只见那人正发奋向自己奔来,玄色的衣摆在漫天风尘中狂舞,额间的天魔印红得发亮。

他想说别担心,为师去去就回,但是风太大了,话一出口就被吹散殆尽。

有乱石凌冽擦过,划下一道血痕,洛冰河却也半分不在意,他的眸中是错愕,是不安,是焦虑,是未知的恐惧。

想过去,想拉住那个渐行渐远的人,可似乎有什么无形的屏障挡在自己面前,竟是不能再前行半分!自己竟是这般无力——

眼神一暗,他伸手拔向心魔剑,剑有所感应般开始不住震动,黑气从符纸中溢出。

“省省吧,你这般无用连心魔剑都没收服,现在就别乱上添乱了。”

“你!?”

白衣青年嗤笑,似乎有些不屑,但微皱的眉头却也道出他的情绪。利落地挽出几个剑花,白光莹莹,猛得一劈,相触处有火光擦出,接着便是什么破碎的声音。

05.

沈清秋看见洛冰河打算拔心魔剑时,一颗心都已经提到嗓子眼,正打算强行中断穿送过程,却见一白衣青年拔刀相助,不由松了口气。

等下!那人不是冰哥嘛!!卧槽要完他怎么也在!?

传送没有中断,光芒越发耀眼,依稀能辨识出那两人的身影正向自己奔来。

最后有一人牵住了自己的手,掌心微糙,剑痕于上。

风声渐远,心神顿恍,喧嚣归寂。

再睁眼,颜色渐渐恢复,只是仿佛就是有层雾隔在眼前让人看不真切,沈清秋在失神状态中挣扎了好一会儿,还是被那左一个“师尊”右一个“师尊”吵得缓过神。

“………”

“……师……”

“师尊!………”

“师尊你没事吧!”

“没事……”

沈清秋又使劲眨了眨眼睛,才逐渐看清,四周却没有看见洛冰河们的影子,可确实有人在晃自己的手,于是他一低头看见了自己永世难忘得一幕——洛冰河低配版×2!!

两人看起来都只有五六岁的样子,矮矮的,白嫩嫩的,看起来软萌软萌的,让人很有捏一下那张小包子脸的欲望。身形缩小但衣服却没变,导致衣袍只能松松垮垮地挂在他们身上。

那只正提着衣袍,站得稍远一点,看起来万分嫌弃的洛冰河,嗯,肯定是隔壁起点网野生的。

这只正拉着自己手焦急地晃个不停,连衣服滑下肩膀都没空去顾的,肯定是自家的洛冰河啦。

沈清秋看了眼洛冰河,眼神心虚地从对方光溜溜的肩膀移开。想想又不对,他干嘛心虚?他可是个看种马文的正直男人!……咳,曾经。

“师尊…”软糯的童音带了点哭腔,“你是不是不要我了?我以为,我以为师尊又要走了,一去不回了……”说着说着眼泪就啪嗒啪嗒地往下掉,鼻尖带了点红。

“不是不是!没有的事!”

本来他就不太见得洛冰河哭,小只的哭起来杀伤力更是强大,沈清秋也没空瞎想了只觉得自己的良心一抽一抽地痛,干脆弯下腰直接把小家伙抱起来。

“不哭了哈,为师没有走。就是担心你会这个反应才没有告诉你啊,真的一天就会回去的。”

“……真的?”

“真的!”

06.

两人旁若无人地上样着父慈子孝,不是,师慈徒尊的戏码,完全无视了被冷落在一旁的冰哥。冰河双手交叉环胸,由于高度问题不得不仰头看向那两人,只觉得本就盈满心中的烦躁更盛了。

方才为什么会莫名焦虑呢?这个沈清秋若是真的灰飞烟灭了,于本尊何关?

是了,无关。

不管是他对于自己,还是自己对于他。

倔强又固执地、挣扎着遏制欲从心底冒出的念头,他垂首,瞥到脚边无名的野花,半残不残,却挺立的笔直。

他向来不在意这些东西的,他的魔宫里什么奇花异草没有。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不知道,但确实是少了什么。

再度烦躁。

洛冰河皱眉,不打算再继续琢磨这种毫无意义的事。他的一颗心早就在清静峰,在无间深渊被创得七零八碎了,他早就不懂何为“爱”了,可他自己却没察觉。

他背过身,打量陌生的环境。

此处似乎是一片墓地,因为两边都整齐地排满了墓碑,只是记忆中似乎并没有哪地人士有这种将墓筑在一起,并且筑得如此整齐的习俗。

虽说有些家世宗族有合葬的礼节,可目及的几座墓碑上都是不同的姓,显然并不来自一家。

而且还真是巧了。洛冰河看着离自己最近的那座碑,讽刺地微勾嘴角。

又是“沈”姓。

这个姓氏已如梦魇,阴魂不散,无论身处各地都如影随形,逃不掉。

他看着墓碑上的名字,轻念出声。

“沈…垣……”

走上前似乎想触一触那块冰冷的碑石,却不料衣袍太长,一个不慎,堂堂叱咤三界的魔君就这么“啪”地一声摔在了地上!

07.

沈老师觉得现在自己就是幼儿园教师。

还是教小班的那种。

这边冰妹还没哄好,突然又听到冰哥喊他的名字,吓得他差点把手中的仔丢出去。回首才发现冰哥并没有看向自己,而是出神地盯着一块墓碑。

好险,好险,还以为马甲掉了……只是……那墓碑上的名字不管横看竖看左看右看,都是自己的吧!

系统你要不要这么定位精确啊!还真让我来观望自己的坟墓造得好不好看!!???再说就算自己真不满意又能怎样??难道还能敲门回家对我妈说“诶老妈啊我不太喜欢我坟墓的样式,能不能给我换成隔壁老王的那款低调中透着洋气洋气中透着内涵的一炮冲天型?”

尽管沈垣内心充满了WTF但面上的淡然还是习惯性地维持得很好,虽然嘴角还是忍不住抽了抽。

不过还没抽完,就见冰哥“啪叽”一声摔在地上。

“冰g……,不是,洛冰…啧感觉也不对……”吞吞吐吐了半天,愣是不知道怎么称呼对方好,沈老师干脆放弃在这个问题上挣扎了,“那什么,你没事吧?”

说着就把怀里的洛冰河放了下来,下意识地想去搀扶一下倒在地上泪泫欲下的小团子,谁知手刚伸过去就被对方一下子打偏了。

“走开!”

洛冰河咬牙偏过头去,可能是因为太生气了以至于都有点委屈。

都是这具孩童身体泪腺太发达的错,他堂堂魔君,怎么可能因为摔了一跤就流泪,这种事怎么看都应该是另一个没用的家伙才会干出的事。

以及,他才不稀罕对方怎么称呼自己,就算连“洛冰河”三个字都喊不出口又怎样?大概在那人心里,真正的“洛冰河”只能是那个人吧?凭什么,凭什么,不公平。

你看吧,人真是奇怪的生物。

即便口口声声说着不在意,事实上却在意得不得了,口是心非。

08.

“哼,师尊莫要管这小白眼狼。”

洛冰河拉着沈清秋的衣袖,见那人不领情后本就不善的神情更是阴暗了三分。

倒不是他小气,只是直觉以及以往经历都表明那个自己长得和一样的家伙对师尊心怀不轨,他满怀敌意也是难免的。

沈垣有些哭笑不得,既是因为冰河幼稚的行为,又是因为冰妹幼稚的话语,他觉得自己恍惚间能看见“幼儿园园长”的头衔正向自己招手。

冰哥哼了一声,执拗地自己站起来,可惜还没站稳又因为踩到衣角摔了下去,不过这次倒是没有摔在地上——而是直接摔进了沈清秋怀里。

“!!!!!!!”冰妹。

他就知道这家伙窥探自己的师尊很久了!!!!!!

“喂!这是我的师尊你不准抱!”

冰哥本来还有些尴尬得想要推开面前的人,一听到这话无名之火涌上心头,干脆把沈清秋抱了个紧,同时向那个正在炸毛的家伙丢了个极度轻蔑挑衅的眼神,仿佛在说“我就是要抱,你能奈我何?”

沈清秋没有看见这些明争暗斗。

他只觉得冰哥再不松手,自己可能真的要被勒死,然后驾鹤西去了。

“你们这是……”

女子一手抱着花束,一手提着袋子,看着眼前皆着古服的奇怪三人组,不禁愕然开口。

沈垣看清来者后也是一愣。

09.

来之前思量考虑着,终究还是没买菊花而是以紫罗兰取而代之。虽说菊花傲寒,但他是向来不在意这些的。

“人家花爱什么时候开就什么时候开嘛,非得把‘高洁’两字强加人家头上。”

宅在电脑前追文的年轻人扶了扶黑框眼镜,冷光在镜面上打上一片冷冽,愣是营造出高深莫测的气场——虽然一头乱毛极度毁氛围。

“还有那什么花语,明明都是空想出来,真不知道你们这些小女生怎么总是一副痴迷成魔的样子。”

她当时是什么反应来着?哦对,翻了好几个白眼,反驳道“老哥你这么不懂浪漫绝对是一辈子单身狗的节奏啊”。

不料一语成谶。

还真一辈子都是单身狗。

因为他的人生实在太短了。

白云苍狗,世事变迁。匆匆而逝,再转身,身后不知何时空荡,连记忆中的声音都一点点模糊淡去了。

紫罗兰,花语是思念。

无言语道无言情。

沈淓今天来墓园的时间比以往都要早一点,正是八点,天已大亮,灰云遮天,不见朝日。

这个时节温度已经回暖,只是这个时候空气还是有点凉嗖嗖的,生煎包在空气中荡出白蒙蒙的热气,白气轻飘飘地、涣散成不知名的形状。

走着走着,能听到远处传来说话的声音,是青年的声音,还有孩子的声音,而且是从她要去的方向传过来的。

走近后确是意料之外的光景——风仙道骨的青衣人,怀里抱着个白嫩嫩的小团子,身后还跟着个同样软糯的小团子。

“你们这是…………”

“……拍戏?”

有些不确定,但她也只能想到这个了,总不见得是从哪本书里穿越出来的吧?哈哈自己在瞎想什么啊。

10.

“非也,我们不是在拍戏。”

沈老师很快反应过来,佯装出一副大气凛然的高人模样先撑撑场面以防自己过于激动,顺便暗搓搓在心里打着小算盘。

“实不相瞒,在下隐居深山多年,今日才出山来探望友人。”

说着示意自己的墓碑。

自己平时确实要不就是宅在清静峰嘛,要不就是跟洛冰河在哪个不知名的深山里厮混,这种说辞也并没有错。

根据自己多年的起点网小说阅读经验,说一个谎就意味着得说更多的谎来圆它,劳神伤身的还总是落不到什么好结果,当然还得另辟蹊径——说三分留七分就完美了!

沈淓笑笑,道:“我都不知道哥哥还有这样……超脱世外的朋友,先生贵姓?”

“免贵姓洛。”

洛冰河本来还有点闷闷不乐的,不料师尊的话语出惊人,心中瞬间“砰砰砰”炸满了小烟花!师尊说他姓“洛”!这这这这这是随夫姓的意思吗?!一张小脸涨得通红,冰哥又哼了一声。

“洛先生,那这两位是……”

沈垣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自己身边一个稚嫩的童音响起:“我是他夫唔唔唔……”

冰妹咱能矜持一点吗!低调啊低调!沈老师发誓要不是他眼疾手快地把这孩子嘴捂上,那“夫君”二字就得脱口而出了!

“他他们是在下的弟弟!”

沈垣面上牵起一抹真诚中透着尴尬的微笑,心中挂满面条泪只希望这两人不要再给自己添乱了——冰哥,你打我屁股干什么呀,再怎么不满自己给别人当小弟这种事,也体谅一下我老人家也是为时势所迫啊。

小小的冰哥双手交叉,一副老气横秋之态,仿佛自己刚刚什么都没有做,不过看起来心情明朗了一些的样子。

“实不相瞒,因为常年隐居,此次出山在下已无处可去,不知姑娘是否愿意收留我们三个到贵府叨扰一日。”

“您客气了,既然是哥哥的朋友,自然是欢迎的。”

YES计划通!沈垣在心中给自己鼓掌。

系统太坑竟然连外带装备都不赠送就把自己整个丢过来了,自己身无分文还这种打扮,分分钟上X浪头条的节奏啊。好在遇见自家老妹,一切问题才能迎刃而解。

然而此时的沈老师却没有料到,有一个更大的麻烦正等着他。

——TBC

对的!!你没看错!!我没写完!!!!_(:3」∠❀)_
被自己立的FLAG戳死嘤嘤嘤嘤………
明明脑补的时候十秒就脑补完了为啥写出来有这————么长呢?!
可能我比较话痨吧……_(:3」∠❀)_

后文的话,清明时节,夜半三分,沈老师坟头不见不散ヾ(✿゚▽゚)ノ!【不你】

正太就是世界的宝贝啊!!【嚎啕大哭. jpg】

评论(43)

热度(472)